引導信訪回歸理性之路
 

 

引導信訪回歸理性之路
 
來源:文匯報 作者:鈕懌
 
 2008年3月以來,上海探索信訪核查終結製度,在律師核查的基礎上,依托第三方評議,對一些顯失合理性的信訪件作出了“終審”。凡經信訪終結備案認可的信訪事項,不受理、不交辦和不統計
  為了一項新製度的訂立,常常有一群人懷抱著打破困局的理想奮力前行。年近60的邵曙範,為著信訪核查終結製度,努力了3年。這位做了十餘年“編外信訪幹部”的大律師,懷中揣著的理想是:把那些因為信訪人情緒發酵而陷入僵局的信訪事項,引導回歸到理性尋求解決方案的路上來。
  終結不合法不合理的訴求
  邵曙範是圈子裏有名的“維權律師”,每年總要用四五十個工作日義務參與信訪處理。蘇州塔陵糾紛、山東加利公司股票糾紛、菊花大廈購房者群訪、大都公司租賃糾紛、恒祥公司職工安置等複雜的信訪事項,他都經手過。2009年,邵曙範參與上海市領導調研突出信訪矛盾工作,調查了50多個案件,有的案件,他寫的核查評估法律意見書厚達100多頁。
  “大律師”的職業背景和素養,令他對信訪調查中發現的行政瑕疵十分敏感,常常在法律意見書中直言不諱;同時他發現,有一些信訪陷入僵局,是因為訴求顯失合理性,“為30平方米住宅拆遷提出每年64億元補償,你能想象嗎?”
  這類極端信訪事項,在上海信訪部門接待的案件中所占比例很低,但相關信訪人卻通過重複纏訪、鬧訪占用了大量行政申訴資源。圈內人常以“用80%的精力解決不到20%的人的訴求”來形容信訪工作的困境。
  “應當打破這樣的困境、改變這樣的現狀,否則對更多需要通過信訪渠道解決合理訴求的人們不公平。”曾參與上海信訪核查終結製度研討的邵曙範認為,信訪是人民群眾針對行政瑕疵主張行政救濟的一項權利,但個別信訪人卻將其異化為漫天要價的途徑———盡管原因各異,有些也確實其情可憫,但並不意味著行為合法、合理,“必須從保障社會整體公平正義的角度出發,終結個別人不合法、不合理的訴求,讓信訪回歸理性。”
  誰來判定“合不合法、理、情”
  終結一個信訪案件,直接關係到信訪人利益。上海在信訪核查終結製度的設計中,兼顧了法、理、情。
  合法不合法,以法律為標準。市信訪辦告訴記者,“律師參與”是上海信訪核查終結製度的一大特點:“各區縣從試點階段開始就邀請了一批知名律師對突出信訪矛盾進行獨立核查。”
  合不合情理,誰能稱量?記者了解到,完全由第三方構成的聽證員群體握有“投票權”:凡提出信訪核查終結申請的信訪件,都必須經過聽證程序,由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相關專業人士、法律界人士、居民代表等組成的聽證員群體,現場聽取信訪事項雙方的陳述、辯論,並向雙方提出質詢。有些區縣還增設了旁聽群眾意見征詢環節,旁聽群眾可以發言,也可以在聽證會後書麵表達自己的看法,他們的意見,是聽證員評議信訪案件的參考。
  擔任過信訪核查終結聽證員的紹甫描述了他評判“合理性”的標準:行政行為是否符合當時的法律法規?信訪人所訴求的權益與行政瑕疵是否匹配?有關單位有沒有對行政瑕疵采取過恰當的補救措施?“我們要保護信訪人的合法權益,但也不能遷就個別信訪人的漫天要價。”
  邵曙範介紹,聽證環節的設計,一定程度上借鑒了英美法係中大陪審團製的一些特點,“由社會各界人士組成的聽證員群體的評判依據,除了法律,還有公民對公序良俗的普遍認識。簡單來講,就是請公民代表來評判信訪人的信訪訴求講不講理,有關單位提出的解決方案公平不公平———以此打破以往‘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僵局。”
  聽證員的意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核查終結程序的結果。記者從市信訪辦了解到,截至今年8月12日,共收到申報核查終結信訪事項176件,其中,批準終結的有156件,未予批準的6件。有的案件之所以“不予批準終結”,就因為聽證員的意見未被充分采納。
  為了社會的公平與正義
  建立在法律基礎上、依托群眾價值判斷的信訪核查終結製度,對信訪人發酵的情緒產生了“鎮靜劑”一般的作用。已批準終結的156件信訪事項中,有5件信訪事項的信訪人接受了化解方案,另有6件信訪事項涉及的信訪人在核查終結過程中主動提出化解意向並簽訂了化解協議。此外,終結程序之後相關信訪人非正常上訪的次數也大幅度下降。
  邵曙範表示,核查終結程序啟動之後,律師等第三方展開獨立調查,核定事實;聽證環節則在綜合考慮法、理、情的基礎上提出化解方案;在市的層麵上批準終結申請之後,即便信訪人仍然不接受,化解方案也會作為“最後的方案”鎖定,隻要信訪人願意,任何時候都可以兌現,“終結的最終目的是化解。我們努力的方向是讓信訪人把原本 ‘在天上飛’的訴求收回來,回到理性解決問題的路上來。”
  但“理性回歸”還不是邵曙範和他的同行者們內心最深處的追求。
  多次參與郊區農民信訪事項核查的紹甫在田頭屢屢聽到這樣的話:“共產黨讓我伲農民住樓房、有城保,是好事體,但為啥有的人多鬧就可以多拿?我們不開心,也不相信你們的拆遷是公平的。”
  “大鬧大得益、小鬧小得益,這樣的縱容會傷害整個社會的公平與正義。”紹甫認為,製度設計必須考慮對社會風氣的引導作用,信訪核查終結製度應當是“整風”的第一步。這也正是邵曙範的追求:“我們想要終結的是‘老實人吃虧’的怪現狀,以及縱容這一怪現狀的‘給甜頭’、‘開口子’。這種行政救濟中的隨意性,本質上是對依法行政的違背;而信訪核查終結製度所指向的那條路,其實就是規則,就是法律。”
 
 
版權所有:江漢爱情岛影院教育實業集團   備案號:鄂ICP備05011306號   技術支持:江漢爱情岛影院教育實業集團信息中心
辦公地址:湖北省潛江市廣華安康路2號 電話:0728-6505174